“如果我们站在一起,我们就能有所作为”

幼虫在2012年6月盛开着鲜艳的深紫色,那天朱迪·洛特内克(Judy Leuteneker),她的丈夫迈克(Mike)和他们的2岁和4岁的孩子首次参加了PurpleStride Denver。一家人站在一起,有1,000多名身穿紫色衣服的步行者和跑步者,Leuteneker感到充满活力和灵感。

她说:“我看到人们为纪念亲人而大步前进,真是太好了。” “但是我也看到了幸存者。我一生都以为如果您得了胰腺癌,那将是您–无法生存。但是在PurpleStride丹佛,我看到人们在击败胰腺癌。”她看着他们的孩子们,穿着装饰紫色的婴儿车,身穿品脱尺寸的PurpleStride T恤,低头看着眼泪。

自Leuteneker被诊断出六个月以来,父亲约翰尼·戈德堡(Johnny Goldberg)死于胰腺癌已近25年了。她本人还是个孩子(当时只有12岁),很难应付他的死亡。她说,实际上,就像大多数失去亲人的家庭一样,她没有机会为此做准备。在整个青少年时期及以后,她都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情感。

当她了解了PurpleStride Denver时(偶然地,她在当地医生的办公室里碰到了一个传单),Leuteneker认为这是一个机会来做些事情来抵抗父亲患上的疾病。在活动中,她被统计数字所震惊。听到那25年的生存率并没有提高,她知道自己必须做更多的事情。 Leuteneker继续加入了胰腺癌行动网络的当地志愿者的丹佛分公司,并在第二年(2013年)再次为PurpleStride丹佛注册。这次,她招募了大约40个家人和朋友加入“爸爸约翰尼的兄弟”(Papa Johnny’s Posse),这是一个为纪念父亲而命名的团队。

Leuteneker为PurpleStride Denver筹集了8,000多美元,这使她的团队为“胰腺癌行动网络”筹集的资金总额接近10,000美元,并成为个人筹款最高的地点。她说:“那是我第一次在父亲的记忆中做某件事,使我感到自己正在有所作为。” “这让我感到非常自豪。这些年来,我终于找到了站起来对抗胰腺癌的方法。”

尽管Leuteneker的儿子Ethan和她的女儿Allison(现在分别是6岁和4岁)不认识他们的爸爸约翰尼,但他们也知道参加战斗的重要性。

“自从我的孩子出生以来,我就与他们分享了关于父亲的故事。他们觉得他们在很多方面都认识他。我还告诉了他们有关他与胰腺癌的斗争以及我们继续为他的记忆而斗争的重要性。我想让他们知道他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他们感到与他和事业非常相关。”

伊桑(Ethan)和他的爸爸约翰尼(Papa Johnny)在妈妈的床头柜上合影留念,当时她还是个与他年龄相近的孩子。艾莉森(Allison)要求妈妈告诉她有关帕帕·约翰尼(Papa Johnny)高尔夫比赛,他最喜欢的小吃(他喜欢棉花糖)或他喜欢如何向邻居和朋友伸出援助之手的故事。

Leuteneker说,这些故事引起了孩子们的共鸣,她希望他们-下一代支持者-继续参与抗击胰腺癌的斗争,不仅因为这种疾病夺走了他们永远不认识的伟人,而且因为做正确的事。

“我和丈夫告诉他们,为人民和事业辩护,为需要改变的事情而奋斗很重要。我们谈论帮助病人,贫穷或受伤的人的重要性。

“我已经告诉他们,由于我们健康强壮,我们应该支持我们个人的事业。这是关于做正确的事,做出正确的选择,对我们来说,反对胰腺癌是正确的事。

“我的孩子们已经学会了-他们会很自豪地告诉你-如果我们大家站在一起,我们就能有所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