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于2010年10月被诊断出患有II期胰腺癌。我在坦帕的一家专门癌症中心接受了数次化学疗法和放射治疗,为期四个月,希望肿瘤能够缩小以便外科医生能够手术。在癌症中心的帮助下,经过许多祈祷,治疗取得了成功,我于2011年2月接受了Whipple手术,随后又进行了四个月的化疗。我努力奋斗,并保持乐观的态度,这样我才能重获新生。这是一条漫长的路,但是我有很多生活需要。

在我的磨难中,我的母亲也被诊断出患有胰腺癌,并进行了Whipple手术,但她从未真正康复过,最终于2011年10月去世。她还患有许多其他健康问题,享年82岁,但她患有会活下去。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Don’放弃吧,您还没有结束。”我决心要恢复生命和健康。我开始健康饮食,每周两次去健身房,并停止推迟我真正想做的事情。这是我生命中的第一次,我快要死了。我不想浪费任何时间,已经旅行了好几年了。至少可以说,这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我享受其中的每一分钟。生命是个礼物。

我以前从未参加过5k,所以我在佛罗里达州圣彼得堡注册了PurpleStride 5k,以使胰腺癌研究受益。比赛于2013年11月2日举行。我决心要这样做,不仅是为了我自己,而是想向人们展示我可以做到的。我穿了“survivor”T恤,但主要是为了纪念母亲多萝西·布拉(Dorothy Blaha)。所附图片是2013年11月2日上周末的比赛。我的儿子凯尔(Kyle)在左边,右边是我的孙女凯莉(Kylie)。

联系患者中心助理
如果您对胰腺癌有任何疑问, 联系患者中心 提供免费,个性化和深入的疾病信息和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