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活如此幸运,面对癌症,四次幸存者是我一生中最大的祝福!很少有其他诊断像癌症诊断那样彻底地将恐惧打入我们的内心,尤其是存活率低的诊断。 2000年,我首次被诊断出患有T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并希望有5%的生存希望。然后,我两次被诊断出患有乳腺癌并进行了双侧乳房切除术。

然而,最破坏性和最可怕的诊断发生在今年2月,当时我被告知我患有胰腺癌。几周之内,我接受了Whipple手术,因此我幸存下来。我的预后非常好,不需要化疗或放疗。每次诊断出癌症,我都感到自己立即将所有恐惧都放在了上帝身上’s precious hands.

如果我能给遭受胰腺癌毁灭性诊断困扰的人提供任何信息,那将是希望的信息。总是有希望,这就是将我们定义为人类的原因…希望的能力。但是,我个人最大的希望总是伴随着我对上帝的信仰。我相信,从第一位放射科医生的精湛技艺中,上帝祝福了我的每一步。这些立即被医院的肠胃病学家识别和处理,他们很快将我转介给了一位最有才华的外科医生,我无疑无疑拯救了我的生命!我被带优秀的护理人员带到一家模范医院,这对Whipple手术的结果至关重要。

我并不是说Whipple手术无非是一项改变生命的巨大手术…这是几周极富挑战性的恢复,有时想知道生存是否可能,甚至是理想的。它从各个方面对我进行了考验:我对上帝的信仰从未动摇。我们只有通过奋斗和痛苦才能成长为人类。通过这些艰难的经历,我们在信仰,耐心,信任,对他人的同情和同情以及真正的谦卑中变得越来越长。作为人类,我们是非常骄傲的生物,谦卑是最难达到的目标。作为一名真正无助的患者,我的谦卑程度超出了我的想象,为此,我将永远感激不已。它使我成为一个更好,更优雅的人,那么我怎么会后悔呢?

面对生活’在斗争中,我们唯一可以控制的是我们的态度和观点。当然,我们有责任根据研究,常识或其他我们应得的东西做出决定,但我相信这确实存在于上帝之中’s hands.

如果我能为患有癌症的挣扎者提供支持,它将进一步保佑我的生命并赋予我目标。

联系患者中心助理
如果您对胰腺癌有任何疑问, 联系患者中心 提供免费,个性化和深入的疾病信息和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