胰腺癌行动网络 (PanCAN)要求胰腺癌幸存者展示他们如何’尽管患了疾病,仍然过着最美好的生活。从 脸书Instagram的,PanCAN充斥着显示胰腺癌如何发生的照片’阻止幸存者走出那里并充实生活。

看看这些贴子,以及幸存者和看护者提供的有关胰腺癌(甚至更多)的提示。

“在我所有的手术中,我当时37岁,现在我87岁。我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在胰腺癌中生存了50年。” – 鲍勃·哈里斯
“这是我父亲和我跑步的PurpleStride Detroit(结束胰腺癌的步行路程)。他将于11月成为胰腺癌的两年幸存者。他简短而美好的希望信息:‘保持坚强,保持积极,永不放弃希望。”” – Abbie Grande
“我追求的一切是我的未婚夫和家人。我真的很感激,是我得到了诊断,而不是他们。我认为,与家人和朋友一起观看比接受治疗需要更多的力量。” – 艾莉森·利普曼
“在Whipple手术后的六个月里过着我最好的生活,每天无癌,并且感激不尽。”–艾莉森·莫斯科维兹·玻利斯
“我想有所作为,以至于有一天,没有人会听到这些话,‘回家整理房子’ ever again.” – 罗伯塔·露娜(Roberta Luna)
“成为朋友的超级英雄’s daughter’的婚礼。蝙蝠侠说:‘I’m beating my PC!'” – Barry Reiter
“我打架,打架,打架的五个理由。” – 汤姆·鲁索
“I’我是一名IIB期胰腺癌的六年幸存者,淋巴结阳性,并有几次复发!如果很痛,请检查一下!早期发现可以挽救生命!!上帝保佑,战士坚强。” – Bob Blackwell
“我生活在当下,并以积极的态度阻止我进入经常困扰癌症受害者或幸存者的黑暗地方。” – 凯茜·昆
对于某些人来说,与胰腺癌作斗争是一项家庭事务。
刻有纹身的手腕三重奏“battle ready.” – Jackie Caplinger
“我们必须为自己辩护。一世 ’我对此深信不疑。” – 罗伯特·乌勒里
“我可爱的萨拉和我。巨蟹不会伤害我们!来自比利时的积极共鸣。”– Koen Van den Vonder
“我感到非常幸福,我每天都过着快乐的生活。我有五个孙子,我不会’如果我没有的话,我还不能享受’通过这次考验而成功。生活不’t get any better!” – 斯科特·尼尔森
“头脑很强大。我们的思想创造情感,我们的情感驱动我们的免疫系统。因此,我花了很多时间想象最好的/最理想的结果。” – Susie Lemieux
“与我的儿子和他美丽的家人在圣地亚哥呆了10天真棒。” – Anthony Keaty

如果你’d想与其他进行过胰腺癌诊断的幸存者和看护者交谈,Patient Central可以通过 幸存者& Caregiver Network.

联系患者中心助理
联系患者中心 有关与胰腺癌和其他个性化支持资源一起生活的信息。